5.8

即时通讯工具越来越多,人反而越来越没安全感。

QQ,MSN, Skype, Gtalk, 飞信,旺旺,数都数不清。

每个工具上面都有些不是特别想见到的人。很多人也不是不想见,而是怕见了没话说尴尬,于是大家就纷纷隐身。Gtalk的中文版没有隐身功能,英文版倒是有个invisible,呵呵。

今天赶场,SSE听了个China and financial crisis seminar. 五个演讲者,一个中国女生Copenhagen Business School,一个清华大学的教授叫cui zhiyuan,两个SSE教授,一个欧盟什么组织的高官。感觉还是偏academic, 不过还是有点儿小收获。国内第一季度GDP增长6.1%,SSE教授说了句特搞笑的话,6.1%这个数值是他有记忆以来中国的最低增长率。很多瑞典人听到中国一年至少需要解决新增的1000万个工作岗位需求就晕菜了,比瑞典全国人口还多。我在国内论坛看到有的说是一年要解决2000万,那就比整个Nordic地区总人口还多了,呵呵。不过不知道那个数字比较准确。

听完演讲,来不及Q&A了,赶往Söder teaten参加SSES的mingle,声势不如去年,大部分人都是认识的。去年是和TIE合办的,来的entrepreneur比较多。猛喝了几杯酒,再和在场认识不认识的人淡一淡就撤了,喝得还有点儿微茫,空腹加上烈酒,还是免费的,这不茫就对不起那酒了。去年有超大鱼子酱,今年只有pie,莫非也crisis了,呵呵。不过Söder teaten的风景实在是很棒,斯京的制高点之一,放眼望去gamla stan北面几个大岛尽收眼底,还有午后阳光清风美酒相伴,还有巨大的阳台和一整圈的席梦思,还准备了毯子在席梦思上,往那一靠,真是美得不行。

cui先生很喜欢引用米国的材料,SSE教授开了个玩笑说他很disappointed about 他们不够重视欧洲学者,哈哈。

上礼拜的financial times上登了个银行市值排名,前三大全部是国有银行,花旗股价之前跌破1刀的时候,市值只有工行的1/20,看得是触目惊心。按照美国的法律股价1美刀以下就要退市了,为了这个美联储还专门修改了条款。不过神奇的是花旗居然第一季度宣告大幅盈利,FT说这个是accounting trick,打个比方大意就是100分的卷子本来只考了20分,结果在改卷子的时候把80分做得不对的题目全部去掉,结果就变成100分了。本来公司在危机中把盈利较好的部门独立出来规避危机的方法也很常用,但现在都直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了,嘻嘻。

一整天大晴天,偏偏等我回家的时候开始下雨,专门下雨淋我的莫非,嘿。

0 Replies to “5.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